广南县阿里巴巴

榆社县医疗

徐建新与杨思慧。尽管面对困难,徐校长仍然保持微笑,他希望教会学生要坚强乐观。

原标题:为了一个患白血病的学生小学校长跑遍全区29所学校求捐

目前共募到善款31万元,手术费用还有部分缺口

四年前类似一幕曾上演,那个孩子渴望活下去的眼神,让他永世难忘

他说,我已经失去一个学生不能再失去另一个

浙江在线02月02日讯 (钱江晚报 记者 盛伟)昨天中午,头天晚上的一场大雪,将群山围绕的衢州市衢江区莲花镇中心小学装扮成了一个梦幻般的童话世界。看着孩子们在操场上开心地玩雪,40岁的校长徐建新笑不起来。从去年12月下旬开始,他从未停止过奔波,到目前,他已经跑遍了衢江区的29所中小学和幼儿园。

为了自己学校一个罹患白血病的12岁女生杨思慧,徐建新一遍又一遍地说着,“帮帮忙。”有人说他脸皮厚,他也丝毫不在意。他已经为杨思慧募集到了312675元善款。

目前,杨思慧正在省儿保医院接受治疗,她正在和妈妈做骨髓配型鉴定。

“如果配型成功马上就要做骨髓移植手术,孩子的手术费还有缺口,我会继续为她募捐,绝对不能让病魔夺走这个幼小的生命。”徐建新说。

六年级女生患白血病校长说,绝不放弃这个孩子

12岁的杨思慧家住衢州市衢江区莲花镇朱杨村,在莲花镇中心小学外黄校区读六年级。孩子的班主任罗渭全老师说,小思慧非常好学且乐于助人。

2015年10月,学校全体师生例行体检,杨思慧被查出患有重度贫血症,后转至浙江省儿童医院复诊。去年11月底,省儿童医院确诊:这个可怜的孩子患上了白血病。

确诊后的第二天,校长徐建新去杨思慧家里家访。

眼前的一幕让徐建新十分难受:房子破败不堪,除了住人,里面还养了十只羊,还有百十来只鸡,又脏又乱。“生活环境很差,不亲眼看到,很难相信这样的房子还能住人。”

走访的结果让徐建新痛心不已:杨思慧两岁时,父亲触电身亡,杨思慧还有一个患有痴呆生活不能自理的哥哥。几年前,母亲带着她和残疾哥哥改嫁,幸好继父对娘仨不错。母亲照顾生活不能自理的大儿子,顺便养点家畜补贴家用,和鸡羊一起住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事。继父在水泥厂做最辛苦的装卸工,收入微薄。

即便孩子购买了医疗保险,但数十万元的手术费缺口,对这个家庭来说是无法承受的负担。

“我不能让一个学生因为无钱治病而失去生命,我带头为你们家募捐。”徐建新说,他绝不放弃自己任何的一个学生。

他一个月跑了29所学校不顾脸皮“要”来31万元

徐建新找到了一个开广告公司的朋友,让朋友为他做了一块募集善款的倡议牌。朋友知道他要做的事,很感动,怎么也不愿意收钱。

第一次募捐,就放在莲花镇中心小学。

12月20日上午,莲花镇中心小学的操场上摆上了印有“生命可贵爱心无价”的倡议募捐书。

全校1600多名师生在操场上倾听了徐建新几乎是哭着喊出来的声音:“我们不能让病魔夺走每一个美好的生命,我们需要杨思慧同学重新回到我们中间来,伸出我们的双手,献出一点爱心,让杨思慧的生命得以延续。”

徐建新走到募捐箱前,带头将1000元善款投了进去。

莲花小学的这次募捐,共募得51254元。这笔钱暂够付杨思慧的入院费用了。

徐建新在衢江区的多所镇小学工作过,不少校长都是他的朋友。他将外出“讨钱”的第一站,放在了好朋友陈红胜当校长的衢江区峡川中心小学。在好朋友鼎力支持下,陈建新募集到15610元。

此后的日子,徐建新一有空,就“不务正业”地往区里的其他学校跑,中学、小学,甚至是幼儿园,都留下了他的足迹。

一个月时间,一共29所学校,共募得31万多元善款。

“每募得一笔钱,我们都当场清点钱数,并及时在校内网以及宣传窗上公示。我们保证每一分钱都会用在杨思慧身上。我们的善举得到了兄弟学校的支持认可,所以进展还算顺利。”徐建新说。

“现在,杨思慧与她妈妈正在进行骨髓配型鉴定,一旦配型成功,手术费还有资金缺口,我会一直为她募捐,直到她健康出院回到学校。”徐建新说。

四年前类似的事就发生在身边他不想让悲剧重演

这次募集行动,可以让杨思慧获得帮助,徐建新也很有成就感:“没有什么事,比挽救一条幼小的生命让人更为快乐。”

徐建新坦言,自己如此投入的做这件事,是因为四年前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

那时候,他还是衢江区云溪中心小学校长,那也是一所偏远的山区小学。当时,学校一个四年级的女生脑内长了一个肉瘤,需要化疗。

女生的父母离异,从小跟着爷爷奶奶长大,家里就靠卖一点橘子维持生活。徐建新在学校发起募捐:全校为患病女生捐了3万元,但这点钱仅够女孩两次化疗的费用。

两次化疗后,一贫如洗的家庭已经无法继续为孩子支付巨额费用。加上病情恶化,最终,孩子的家人选择放弃治疗。

不久,脑瘤干扰了女孩的视神经,导致她的一只眼睛失明。女孩向学校提出,要回学校再上半天课。徐建新几乎是哭着同意了。

那天上午,同班同学围着小女孩又唱又跳,小女孩也跟着唱,唱着唱着女孩就哭了,于是同班同学一起哭。徐建新说,那个孩子渴望活下去的眼神,让他永远无法忘记。

一个月后,当小女孩去世的噩耗传来,徐建新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嚎啕大哭了一场。“作为校长,没有救回她,我有一种负罪感。”他说,“就是从那时起,我决定用自己最大的力量去挽救每一个身患重病的孩子,联合兄弟学校一起救人的想法,就是在这些年里酝酿出来的。”

“以后患大病的贫困家庭小孩还会有,山里小学尤其多,假如下次再遇到,我还会这么做,我希望社会和政府能够想出更好的方法,不让任何一个孩子因为看不起病而失去生命。”徐建新说。

榆社县医疗

最新文章
推荐内容